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该领域的分析师和高管们现在正在降低销售预期

2020-06-13 17:14:26来源:

上周,汽车行业的高管们齐聚底特律,参加为期两天的2002年Telematics大会。他们说,上世纪90年代末的互联网股票泡沫夸大了收入预期,扭曲了仪表盘计算(也被称为Telematics)这一新兴利基领域的商业计划。
 

该领域的分析师和高管们现在正在降低销售预期,寻找削减成本和大幅延长盈利时间的方法。

就在2000年7月,研究公司IDC预测,到2010年,远程信息技术的收入将从1998年的10亿美元增至420亿美元。来自Adventis、GartnerG2和其他在底特律开会的分析师称这些预测“太古怪”,将2010年的营收预估限制在200亿美元。许多人还表示,汽车制造商必须从这块较小的蛋糕中割让更大一块给无线和电子公司。

伦敦战略咨询公司Adventis的主讲人、无线业务负责人安德鲁·科尔说:“这绝对是泡沫热的一个例子。”

“汽车制造商制造了汽车,并从中赚了不少钱,但其他公司试图在下游市场赚更多钱。汽车制造商看到了这一点,说,‘为什么科技公司应该获得利润?让我们占领收入来源,不管它是否在他们的核心业务领域。”

在底特律的展会上,东京、首尔和巴黎的高管们几乎无法掩饰他们对科技行业的蔑视,但许多人把同样的批评矛头指向了自己,因为他们愿意将新经济指标用于这个“铁锈地带”的行业。一些人说,网络公司欺骗了股东和投资银行家,并说服美国企业界的大部分人放弃关于利润和增长的正常规则,转而支持那些不强调可靠商业理论的古怪指标。现在,许多高管都在质疑,他们为什么要随波逐流。

Harel Kodesh,前微软工程师成为远程信息技术提供商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Wingcast 18个月前,说一些远程信息处理高管采用指标如“滴耳剂”——消费者的时间使用仪表板嵌入手机等电子产品,类似于现在名誉扫地的“眼球”指标在线广告商在90年代末使用。

但转向愚蠢的标准对远程信息技术提供商的伤害可能比吸引眼球对在线广告客户的伤害更大,Kodesh说。这是因为远程信息服务提供商必须培训消费者如何通过语音识别软件安全使用仪表盘设备,比如卫星导航和实时交通报告。另一方面,在线广告商不必教人们阅读横幅广告。

“在互联网泡沫最严重的时候,人们想过获得眼球和耳塞——只要你能让人们以任何‘在线’形式上网就好,”Kodesh说。他领导着这家位于加州圣地亚哥的福特汽车(Ford Motor)和高通(Qualcomm)合资企业。该合资企业将在大约两个月后推出产品。“我们都忘记了消费者教育是一项长期的努力。”

担忧、愤怒和谦逊汽车行业对互联网的担忧并非独一无二。从学术界到医疗保健行业的高管抱怨称,互联网泡沫扭曲了商业模式,尤其是在技术与其它行业重叠的领域。

例如,加州圣何塞和波士顿等科技圣地的房地产经纪人表示,房价仍处于后泡沫经济的调整过程中;航空公司的高管们抱怨说,互联网迫使他们在能够想出最佳模式之前就匆忙地将电子商务纳入销售结构。

但是,作为高性能技术和汽车行业交叉的地方,远程信息技术或许是“泡沫热”中最有趣、最持久的案例,也可能是最具讽刺意味的。

直到上世纪90年代,科技行业还被认为是美国经济中的小角色,与底特律的钢铁巨头相比相形见绌。自20世纪50年代以来,汽车一直是美国经济的基石。当时,郊区人口激增,几乎没有哪个美国家庭能没有至少一辆汽车。

但科技在上世纪90年代站稳了脚跟,原因是公司股价飙升,以及消费者渴望购买个人电脑、手机和其他电子产品。明尼阿波利斯市Well Capital Management的经济学家去年断定,科技行业对上世纪90年代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接近一半。汽车工业跨入远程信息技术领域,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重获经济上的荣光吗?

汽车业高管们对这种说法完全不以为然,但许多人承认,他们正在将重点转向技术,从通用汽车的卫星电视,到汽车制造商的大型电子商务市场Covisint。20世纪90年代末,密歇根甚至率先发起了一场名为“自动化小巷”(Automation Alley)的大规模商业活动,试图在75号州际公路(Interstate 75)走廊上吸引科技公司。

尽管科技行业在2000年春季股市崩盘后沉寂了下来,但硅谷对底特律的追求在2000年下半年和2001年加剧了,当时科技行业风险资本的枯竭迫使初创企业转向资金雄厚的汽车制造商。许多汽车业高管表示,科技公司的关注,以及有机会摆脱“铁锈地带”(Rust Belt)中行的形象,让他们几乎受宠若惊。

“我们看到了太多不同的机会,我们真的很有吸引力,”安吉星核心服务副总裁斯科特·库比奇(Scott Kubicki)说。“你可以很快地咬一口那些苹果,但我们只能咬几口。我们相当保守,但我们得到了大量的机会。每个人都想和我们合作。就在一年前,人们还认为我们是‘旧经济’,现在他们给我们打电话。”

尽管远程信息技术的崩溃没有迫使任何汽车制造商破产,也没有导致财力雄厚的公司争夺更多风险投资,但汽车行业的高管们表示,他们已经从这场泡沫中学到了有关未来的宝贵教训。

Peter van Alstine是波士顿咨询公司Cross Country Automotive Services的副总裁,他说,他学到的重要一课是,像互联网一样,远程信息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他还了解到,即使这一细分市场不能立即为汽车制造商带来数十亿美元的新收入,但远程信息技术仍将继续存在。

“这是一场长距离的比赛,”van Alstine说。他指出,几年来安吉星的促销活动只带来了大约220万名顾客。“现在有些客户愿意每月支付20美元或30美元,但要想获得1000万或更多客户,还需要很长时间。”

许多高管表示,泡沫和泡沫的破裂迫使他们仔细审视商业行为,甚至质疑是否要继续留在远程信息技术这个利基领域。包括福特(Ford)和戴姆勒克莱斯勒(DaimlerChrysler)在内的许多汽车制造商,都在调整业务战略,只提供一个仪表板插座或集线器,并严重依赖无线和电子产品合作伙伴提供产品和服务。(相比之下,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的安吉星(OnStar)移动通信部门则更加重视嵌入式设备。)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们学会了谦虚,”巴黎雷诺(Renault)汽车信息技术总监布鲁诺•西蒙(Bruno Simon)说。西蒙说:“我们有很多经验,但我们唯一确定的是,我们烧了很多现金,但没有带来很多现金。”

目前还不清楚远程信息技术的“网络后遗症”会带来多大的危害,也不清楚这种后遗症会持续多久。

在底特律会议上,以及世界各地的远程信息技术服务提供商中,悲观情绪已变得如此普遍,以至于一些专家担心这个新兴行业的士气会下降。

GartnerG2汽车分析师科斯洛夫斯基(Thilo Koslowski)表示:“汽车信息技术的热度已经明显下降。”“汽车制造商的愿景和梦想是实现收入,现在我们意识到这不会很快实现,这个愿景过于乐观了。”

尽管互联网热导致汽车行业膨胀潜在利润,然后迫使公司紧缩开支,但互联网泡沫可能是在一个偶然的时机出现的。一些人说,这迫使汽车制造商考虑更广泛的后果和手机和电子产品的潜在责任。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手机在美国道路上的普及,一些安全倡导者开始游说人们不要在开车时使用传统手机,因为这会分散司机的注意力。至少有40个州提议立法禁止传统的手持电话,2001年,纽约成为第一个禁止司机在开车时使用手持电话的州。

法官和消费者还就谁应对分心造成的死亡负责进行了辩论。1995年,一名骑摩托车的人在驾驶梅赛德斯-奔驰时被美邦公司的一名经纪人打了电话,不幸身亡。尽管该公司没有提供这款手机,但律师声称美邦鼓励员工在工作中使用个人手机。1999年,美邦以50万美元和解。

如今,汽车制造商们正仔细权衡这类悲剧和政治运动,试图为远程信息技术找到一款杀手级应用。现在许多人说,通过嵌入语音识别技术的免提呼叫可以增加收入,减少车祸,赢得政治盟友。汽车业高管们表示,如果有更多的州像纽约那样通过了汽车禁令,或者消费者的愤怒情绪加剧,他们进军汽车信息技术领域可能有助于他们保持领先地位。

“免提能否成为法律无关紧要,”克莱斯勒公司(Chrysler)的远程信息处理主管杰克·威瑟罗(Jack Withrow)说。总部设在德国戴姆勒-克莱斯勒的分部。“公众都在说,‘我们希望通话安全’,而汽车制造商现在就有能力做到这一点。”